新晋 95 后 Apache Member - 琚致远

Posted at — Apr 15, 2022

在线收听播客 No 21. 新晋 95 后 Apache Member - 琚致远


姜宁: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邀请到琚致远,他是非常年轻的 95 后 Apache Member。我们请他来跟大家一起交流交流他自己的成长经历,现在有请琚致远给大家打一下招呼。

琚致远:Hello,大家好,我是琚致远。我在 2019 年毕业之后参与到了 APISIX 社区里面,算是比较早的一批贡献者。到现在在 API7,就是当时捐献 APISIX 项目的商业公司里面负责全球化团队。

姜宁:我先恭喜一下琚致远成为 95 后年轻的 Member。在 ALC Beijing 公众号上,也有相关的一篇文章,现在阅读量还挺高的,有 2000 多的阅读量,就是说我们这个 95 后的 Apache Member 琚致远。开始我们第一个问题,琚致远我们想问一下,就是你作为新当选的这个 Apache Member,你自己有什么这个心得感悟吧?

琚致远:OK,嗯首先关于 Apache 软件基金会,我是在大学的时候就了解到了,因为那个时候会用到 Apache server,还有 Nginx。那在大学毕业之后,很偶然的机会,因为 温铭 的介绍,就加入了 APISIX。但当时并不知道这个项目会捐给基金会,一直到 2019 年下半年的时候,当时知道项目捐给基金会之后呢,还成为了 IPMC。对,这个对我来说,其实是影响很深,我觉得影响很大的。当时获得了 Apache 的一个邮箱,因为我还没有来支流科技嘛,那个时候我还给全公司里面的人都在炫耀,我说唉,我现在有一个 Apache 的邮箱了,会非常非常的酷。那现在的话,在过去两年时间里面,不管是社区的建设,还是 PMC 内部的一些讨论,还有社区之上的关于如何吸引更多的贡献者,更多有质量的贡献者参与等等一系列事项,我觉得自己有一个念头是觉得成为 PMC 之后,应该能成为 Member,但是没有想到来得那么快。

姜宁:嗯。

琚致远:对。

姜宁:是,就是从我自身的这个经历来说,我是 2006 年就是作为 Initial Committer,跟你那个 APISIX 的那个经历差不多,但是我是花了一年时间,然后拿到这个 Apache Committer,然后大概又过了两年,然后才被 Apache Camel Committer,所以我当时在发你那个文章的时候,我加了一个感叹,这个后生可畏。这个大家发展速度还是挺好的。我觉得有一个比较好的土壤之后,就是特别是在开源社区的话,这个对于大家来说的话,就是其实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就是你只要就是不断地这个主动地去做一些贡献啊,参与的社区,其实是很快能够得到大家认可。我记 温铭 去提名你的时候,其实也是主要我觉得看重的是你在社区层面上面做了好多好多工作。因为我们之前其实或多或少在邮电列表里面也看到,因为我我是 ABS 这个 Member,这个订阅邮件,然后还有就是在推特上面啊,这就也能看到一些消息是。上次让我感触最大的就是就是这个印度,有一印度小伙,然后正好参加了是那个 Google Summer of Code 是吗?

琚致远:嗯。

姜宁:就是因为他那个机器会比较差一点,然后这边就是捐助了一个啊 Mac M1 的一个笔记本给他。就是当时你你是怎么会会想着要去给他捐这么一个笔记本?

琚致远:啊首先有一点,当时这位印度小伙他还在读书。

姜宁:嗯。

琚致远:然后那也是,我在找更多的 GSoC 的学生,正好在 Twitter 上面就关注到他了,他其实在网络上的痕迹比较少,但是他通过 Twitter 的私信联系到我说,愿意给 APISIX 来贡献一些相关的视频录制。虽然说他没有被选择成为 GSoC 的贡献者,但是呢,尽管说他没有选为贡献者,选为 student,但是他依然做了非常多的 Web 相关的贡献。从最开始写代码也是水平没有那么高了,到参与 APISIX 的 Website 还有 Dashboard,做了有可能有 40 多个,就已经有 40 多个 commit 合并进入了。之后,他跟我提过几次说 Dashboard 这个项目太重了,在他的电脑上他经常需要去不断地重启,重启,重启,然后我当时想着提名他为 Committer,但是因为那个时候社区还比较早,然后我们的 PMC 其实对到底什么是衡量一个 Committer 的一个标准,就是大家并没有那么明确了,所以当时我们并没有选择他为 Committer。然后我就想着他既然做了那么多的贡献,但是又没有成为 Committer,那我就在这上面帮帮他吧。

姜宁:稍微补偿一下,是吧?

琚致远:对,“补偿”一下,那我就捐献给他一台 Apple M1。当时其实还是蛮贵的了,因为要 1 万多一点嘛,我跟家里面说了一下,然后家里面人也会比较支持。但他们不知道我们素未谋面,只是在网络上联系,但我相信他能用好,而且主要是我觉得我会比较信任他。而且我还想再做一个实验,就是说若干年后他借着这台笔记本,他到底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成就。那根据年前的时候跟他聊,他说他现在在埃森哲,好像是做实习,对他来说应该还很不错。

姜宁:嗯。就是他已经步步入上正轨了,是吧?

琚致远:对。

姜宁:那那他现在还在给这个 APISIX 做贡献吗?

琚致远:呃现在代码贡献没有了,但是他带了很多的印度贡献者进来。

姜宁:嗯。

琚致远:有一段时间,呃 APISIX 的 contributor 数量上升得比较快,有很多就是他带过来的。

姜宁:OK,他其实做了很多口碑的这个宣传。

琚致远:对。

姜宁:我我觉得你可以找 温铭 报销一下。因为我开始我我听见这个事情时候,说你捐的话,我其实有点难以理解,就是我觉得,可能这个同学值得。就是他也做了很多贡献嘛,就是可能站在 Google Summer of Code 的那个角度上面,实际上因为大家也会拿钱,就是拿实习工资,然后去做一些,不管是改善生活还是改善他的这个开发条件。那按照前面你说的这块的话,其实他也是做了一些贡献,只不过我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去帮助一下他,然后让他能够做得更好。然后从另外角度上其实它也带来了很多贡献,但就我觉得这块的话,其实如果是转成就是公司帮你报销,可能也是说得过去的,就是这块你有你有想过吗?

琚致远:有的,当时,当然了不是针对于这位学生提过。而是在此之前,公司在 2020 年的时候,当时和 温铭 聊到啊,是否可以去啊 Sponsor 一些独立开发者,因为他们,就这些独立开发者,而且是把自己的作品开源出来,他们作品很棒,有很多人在用,但是呢。有很多人,因为尤其是国内啦,当时国内的这个开源的氛围并不是太好,大家还是会觉得我用你的问题,出了问题你就得负责。那其实作为独立开发者他会心里面,怎么说呢?又爱又恨吧。对,当时给 温铭 建议过,但我们没有投入太多的时间在上面。

姜宁:其实为什么会提到这个事情?是跟现在就是最近这个坊间其实说了会比较多的,就是我们在做,看看项目的开发者运营的时候,有些时候我们其实是可以投入一些资源进来。然后其实我跟你聊这块的话,其实也是想跟大家探讨一下,就是我们再去发展贡献者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可能钱能用在刀刃上,其实更多的时候我们其实是想把这些人留在社区里面,或者呢可以让他产生更大的作用。我觉得你这个案例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就给我们展示了一个很好的一个场景,实际上我们这营销费用其实也不是很高。其实如果从他那个带来的这个贡献者,因为我们其实真正发展一个能留在社区的贡献者其实花费的精力会很多,我相信按照开发者的工资来算的话其实也不少的钱。就相对来说我们可能会更聪明一点,就是我们就是在关键的地方我们可能用钱能起到一个撬动的一个作用,而不是说我们靠用金钱来去吸引大家。我相信这位就是印度小哥的话,反正我觉得至少在推特上面他给你做了很多广告,我好歹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好像还是教师节还什么时候也会给你发信息。就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挺好的一个事件,就是能想到这一点的话,我相信你最开始不是为了要完成一个指标,其实更多的是说要去交一个朋友,然后去帮助一个人。我觉得如果站在这个角度去看的话,那我们去做社区建设的话,其实更多的是让大家与项目之间建立起一个更好的一个互动的联系,其实项目靠的都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互相帮助的这么一块的这个而积累起来的这种信任。

琚致远:而且姜老师,首先那个小哥他在,因为当时 APISIX 的 Web 贡献者还是很少,他虽然技术可能没有别的专门的 Web 工程师好,那 PR 上面需要经常的来反复地去做 feedback,那但是呢他能投入非常多的时间,他真的想融入进去。所以呃综合来看,他其实做了非常非常多的 Web 方面的贡献。在当时 APISIX 外部贡献者很少的情况下,这个是很显著的。然后第二点,之所以去当时捐赠他也并不是为了完成什么指标了,而是在此之前有过先例。

姜宁:你们已经有过这样的这件事情?

琚致远:呃是我个人的话,2022 年前,我在 GitHub 上用到的一些 report,一些库,还有一些项目,我都会给他们定期地去做 Sponsor,差不多每年就是 2 万块钱的预算吧,就我给自己每年有 2 万块钱的预算。但是今年的话,今年年初的时候我觉得好像自己有点投的太多了,赞助的太多了,所以我就先取消掉。那还有第三点的话是,因为在 2020 年下半年的时候带了一个高中同学来学技术吧,那个时候就别人都不觉得这个事情能成,根本就没有写过代码的人然后能通过做技术能参与到社区里面,然后找到工作,还找到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他们都觉得不可能,包括我的家长。但是后来我觉得这个事能成,是因为我当时自己在学校里面也是通过主动地去通过搜索引擎,因为当时学校里面没有人带我学技术,就是通过搜索引擎,然后找一些朋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块来折腾,我觉得这个事情能成,所以其实只要一点点信心,加上时间其实就是耐心嘛,然后就够了。那对于我的那个高中同学我也是,当然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工作了,他把工作辞掉之后就来深圳,我们两个人就是住在隔壁吧,然后每天就带他学技术,然后我为了保证他的一些正常开销,我就每个月借给他 5000 块钱,半年时间,6 个月,半年时间,因为他基本的生活开销可以保证,然后正好是从 2021 年的 3 月份然后去找工作,特别顺利,拿了 4 个 offer,当然都是一些创业公司。但是我觉得因为我都帮他筛选过了嘛,所以我觉得很不错,那目前的话他在我们公司。

姜宁:实际上我觉得在开源社区里面,就是 这种能够持续贡献的这些人其实是很少见的,数量是不多的,其实我们也值得花费我们的一些时间和精力去帮助他们来成长。而且一旦你帮助他成长之后,其实是很有可能把这些人留在社区的,我觉得其实是一个对等的一个付出。就是这样子可能才能建立一个比较长期的一个合作关系。我觉得这块可能是是值得我们像这种开源的这种运营推广的一个办法,但的确就这个成本会很高,其实是需要人去做一个其实是要投入感情的,就跟谈朋友一样,交朋友谈朋友我们是需要细心的去经营的。我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为什么 温铭 会提名到这个 member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然后我们其实就是对 Apache Member 来说的话啊,更大程度上就是说,我们可能不局限于一个具体的一个项目,更多的是说在在基金会的层面上面去帮助我们的这些基金会去吸引更多的这个成员,去帮助大家来去做成长。其实这反过来,唉我现在我刚没查啊,你你因为你刚才提到是 IPMC,现在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那个孵化器里面当 PMC。

琚致远:我们没有在新的别的项目里面。

姜宁:OK。

琚致远:目前我主要关注的就是 APISIX 跟 Skywalking。

姜宁:那是那实际上就是我们觉得接下来的话,可能就是我们会去帮助项目的一些成长,就这样的话你可能能帮助到更多的人,然后把你的一些经验就是传递过去,因为我们现在就是孵化的项目主要是帮助他们有两点吧,一点就是做合规的这方面的这个事情,其实你只要做过一次,你就可以把这些经验需要出来。然后另外一个层面上面其实就是要去做 community built,但我觉得你这边就做的工作真的是很扎实的这个工作,而且是用自己的真心去换一换大家这个友谊的话,我觉得还是非常值得去推广的,就是这块的话我觉得你后面你可以考虑就是在 community built 的这块的话,去分享更多的一些经验,然后去帮助一些项目。就是我们特别是一些国内的这些看项目来去做。因为这种的话就是真的我觉得跟人有一定关系。就是就是当 Member 就是很多时候,反正在我看来,就是我会很享受这个过程,就是我可能不经意的一句话帮助到某一个人,或者就是对这个人未来的这个成长有很大的帮助的话,我觉得非常乐意去做这个事情,而且感觉自己也很有成就感,因为之前跟你聊的时候也发现就是借助于开源,借助于就是你对这个其实是基于自己的这个成长经历,你觉得我可以把我的一些经验分享给大家,就是我怎么去学技术的,然后我怎么去学 Web 编程的,就这块的话我觉得你就是做到了这一点,我从这块的话我是觉得就是看到你这个影子,就我觉得你能成为这个 Member 还是还是当之无愧的。就是因为提到这块的话,我可能要稍微深挖一点,你之所以就是愿意去帮助别人,我觉得一个可能你得到了很多别人的一个帮助,你能在这块就是分享一下吗?对,因为之前好像你也提到这个 freeCodeCamp 这个事情。

琚致远:OK,首先啊就是帮助人的话,它绝对是一个双赢的事情。为什么?因为可能你在自己的圈子里面特别厉害,但是你身边的朋友,你把就身边的朋友,他如果一直怎么说呢,就是你跟他距离可能会越来越远。那为什么不去帮帮他们,然后大家一起就是怎么说呢,自己上一台阶,然后带着他们也上一台阶,然后你自己再上一个台阶。这样子大家能够一块往上涨,可以做的事情更多。然后第二的话确实会很享受 Mentor 的这种感觉啦,就是你真的是不经意的一个事情,或者说你精心安排的一个流程,然后帮助他去 On Boarding,然后帮助他去实现了一个上升吧,那同时我还会鼓励着他们去带更多的人。比如说刚才我提到那个同学,他现在自己就带了三个徒弟,三位徒弟,真的是怎么说呢,就是过去可能我在他的那段经历,他能够把它复制下来,然后分发给更多的人。对,因为有些时候很多人他可能不是说不努力,或者说他没有这个水平,而是他缺少被鼓励。那我们的第一个职责就是鼓励他,然后第二个就是他可能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方向。那没关系,那我们作为 Mentor 就是要给他指明一条路。那至于 freeCodeCamp 的话,因为我在 2015 年当时开始学 Web 编程的时候,在网络网络上就搜到了 freeCodeCamp。紧接着 2016 年就参加 freeCodeCamp 的一些城市社区会议,当时就认识了明雅这些组织者吧,然后自己也成为了一名组织者。当时是大二,那我就在学校里面组织一些活动,然后每天带着一些朋友,可能有 10 多个人在机房里面学习技术。

姜宁:过程的话,就是因为 freeCodeCamp 其实它也是有一些视频的一些教程,在学的时候,我们其实可能你要分享一下就是具体的一些经验,很多时候我们如果只是看视频的话,不去动手的话,我觉得很难很难学会。但具体在做的过程中,你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

琚致远:对于我自己来说,首先我很少看具体的技术书籍,因为书太厚了,真的是书太厚了,而且我从小是属于那种不喜欢看书的那种,我喜欢自己动手去做。那第二,我看视频也其实比较少,因为它可能讲完了会把我讲困,那我自己学技术,从我有印象学技术开始,都是通过很明确的一个目标,我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会去网络上去查别人是怎么做的,然后我会去一步一步地跟着去做。然后第二个方式就是做项目,在学校里面就接了各种各样的外包了。包括现在的一些朋友他们问我说,当时你又不会,你怎么做?那当时的确不会,但就是胆子稍微大了点。接下来然后拉上几个跟自己能聊得来技术的同学,我们就一块来想办法解决它。

姜宁:噢对,说到这点的话,感觉你就是你会主动地去拉一些人。因为有些我知道做技术的话,他可能会比较独一点啊,他可能觉得我们就跟机器打交道就可以了,就和大家一起学,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琚致远:和大家一起学,最开始我也是一个人,对,最开始我也是,当时是初中的时候,因为对网络安全比较感兴趣嘛,就会去网上各种搜,会觉得很酷,自己就藏在电脑后面,但是你可以在隔着网线控制,对吧?控制很多机器,会觉得很酷。到了大学之后开始学 Web 编程,那主要原因是因为事情太多,自己做不过来,然后我觉得我就需要帮手了。那身边的人没有啊,那怎么办?去网上找,或者直接从自己宿舍开始发展,找自己的室友,就是带他们一点点学嘛。

姜宁:嗯嗯嗯。

琚致远:对。

姜宁:那就是,我试图推一下你这个发展的这个逻辑,感觉就是你要做外包,自己忙不过来,然后需要更多的人手,然后这个时候就把你同宿舍的,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朋友就是把他都叫上来。其实那时候你可能也需要去帮助他们,就是至少你得给他们分配一些学习的一些任务,或者是帮助他们来做解答。

琚致远:对,因为那个时候在学校的时候做的项目比较多,那么大家都会来找你。因为我们学校并不是说像清华、北大这样子,计算机很牛的那些学生很多,对。我们学校是一个师范学校,那学校里面搞技术的,搞这种项目的其实就不多了,除了老师,学生里面很少。但是项目又多,也就是说我手里面其实有一些资源,不管是家里面提供的,还是朋友们提供的,因为我喜欢交朋友嘛。

姜宁:嗯嗯。

琚致远:那朋友们相信你,就会把一些项目啊交到你这边。好,我这边有资源,但是我这边缺人手。那显而易见地我就需要去有更多的人来帮助我。那个时候,学校里面很多人他会去选择送外卖,送外卖来,因为大学生嘛,消费高,但是家里面给的又不多,那就是在学校打一些零工。那我就跟,其实就跟他们不断地去讲,那为什么都是学计算机专业的,为什么现在有项目,然后也有每个月也有几千块钱,差不多每个月平均能有 5000 左右吧,其实对学生来说不少。因为那个时候每个月生活费也就 1000 多一点,就这样子吸引了一批人。

姜宁:嗯。

琚致远:真的是吸引了一批人,但坚持下来的只有零星的几个人,然后零星的这几个人,也因为当时在参与,不断地参与项目,后来写简历的时候有东西可以写嘛,那找工作的时候相对于其他同学会更顺利一些。

姜宁:嗯,相当于其实你是发现了一条,快速成长的一条或者是一条致富之路,然后的话就把这这部分经验分享给大家。但的确我觉得,后面你也说了一句,就不是所有人他都乐意了,其实我觉得对于编程来说的话其实也是。或者我们就是因为在准备这期节目的时候,我也在在想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开源?就是我觉得你算是一个比较典型,一个你喜欢跟人打交道,然后喜欢就是交朋友,然后我觉得这块就是扮演一个很好的领路人,就是我们或者我们是这种 Mentor 这种角色,然后能让更多的人能够更好地参与其中。这块的话就是在那个 Community of Practice 那边,其实他也提到这个叫 facilitator,就有点像园丁,就是我们去帮助这个小苗子长得更好一些。那这块其实还是需要有一些,就善于跟人交际的的这些人,但我们又不是纯粹地去拉壮丁、拉人头,我们就更多地是说是要找到对他有价值的一些点,然后通过这些点呢,去让他一步一步地去跟社区有更深入的一些化学反应。很多时候可能他就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们通过帮助他去成长,然后一步一步的建立起这种信任,然后他在这个走阶梯之中,他同时也给社区做了很多很多的贡献,我觉得这种来做的话就是相对来说会比较良性一点,然后更有机会一些,然后能让这些人能够得到自身的成长啊,而且更多是愿意留在这个社区里面。

琚致远:对。

姜宁:然后逐步的就是找到自己的这个方向,我相信你说的你的那个我记得好像应该是叫 郭奇 。

琚致远: 郭奇 。

姜宁: 郭奇 ,郭同学其实他也在传递,就是把你对他的帮助,然后接着传递到下一步。我觉得这也是开源能够持续不断发展的,就是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好像是在无偿的帮助别人,其实我更多的是说,就是为了让社区能够更加壮大起来,然后一步一步的能让更多人聚集在社区的这个周围。所以我觉得今天其实跟你聊这一点的话,我觉得基本上是达到我要这个给大家布道的一个目的了,因为你这块是做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案例。那前面提到的就是你在上学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在带人了,但这里面其实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在接这些项目的时候,实际上也会要求要保证质量,对不对?就是那个时候你怎么去做一些类似于管理啊,或者是保证质量的这方面的这些工作?

琚致远:从最开始一个人单打独斗,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位的是 Web 的全站工程师,因为当时主要是觉得前端 JS,后端就是 Node js,然后再加上一些 SaaS 服务就搞定了。那再到后来项目多了,事情变得复杂了,就要开始拆分,就要真的是要开始经历要划分里程碑,要明确就是做项目多了嘛,做项目多之后要明确好里程碑、拆分需求,以及确定客户的预期,他希望在每个时间节点的时候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姜宁:嗯。

琚致远:再到后面发现原来他还对因为做了一些 toC 的 APP,那他们会要求你这个要变得足够的漂亮,要用户友好,就是在 UI 和 UX 上面要更好。我当时想了想就关于 UI、UX 这部分,我自己其实没有经验,我能感觉到什么是好的设计跟不好的设计,但是我自己做不出来。那我去因为交了一些朋友嘛,然后有一些设计师就请他们来帮忙做一些页面啊什么的。那对于他们来讲,我给他们介绍了一些项目,就我们一块来做这个项目吧,但有时候其实要求会很高了,那我就去找一些类似的产品,那跟客户来确定,那我们跟他做一个先做一个一模一样的行不行?我虽然没有设计资源,但是我可以比这一个产品做一个复刻一个一样的产品。这样子也 OK 了其实。那管理上面怎么做呢?当时最多有一个项目牵扯到了五六个人吧,从项目经理 PM 到产品,再到设计,还有两位外部工程师,因为摸索的多了,所以那一套流程其实都搞得很明白,这对我后来在 2020 年开始创业很有帮助,因为我知道作为一个创业公司资源少,资源少的情况下,到底我们该怎么办?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优势吧。但当然了在过去 4 年的外包项目经验里就是这些经历里,也做过一些赔本生意,因为有时候按时交付不了,上线有 bug,然后小程序那个时候做了一些小程序 APP,在各种不同的机型上面,他会遇到很多的坑,还有他的微信支付,就类似于这种,就微信支付的文档写得也很也很烂了,对,就遇到各种各样的坑。用户他自己在做收银的时候,给他做了一套订单系统,我要自己去设计订单的这套逻辑,因为对接有那种,像 Ping++ 这种服务嘛,但是太贵了,所以我就自己写了一套。怎么去保证它交易失败了也能够账不会乱,所以自己在里面就踩了不少的坑,学了不少的东西。当然这也得感谢客户那边,他们其实会对我自己有耐心。总而言之啊,就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遇到多了经验也就多了。那回到我刚才提到的这个管理上怎么做,那当时也不知道管理,但是发现如果不介入的话会出问题,那就不自觉地就做了一些管理上面的事情。

姜宁:嗯,但觉得你自己收益最大的是什么?通过这个四年做的这个外包经历。

琚致远:外包经历收益最大的,首先就是交了很多的朋友了。第二个,有一些外部项目,外部项目的经历,这对我自己找工作会很有帮助。但其实我只在大三的时候投了阿里跟网易,投了这两家公司,那一直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再去找过,就是工作都是他们来找我的,我没有再去投过简历。这个是对自己来说。

姜宁:名声在外了,是吧?

琚致远:没有,没有,不是名声在外了,是因为很多自己的身边的朋友们,他们要不然是考研,要不然是可能找工作不是自己期望的,但是我自己有选择的机会。然后第三点的话,就是做项目,因为都是实实在在的项目,那么会做很多工程上面的东西,这个对自己的一些工程经验会有很多的帮助吧。

姜宁:是,我觉得就是前面聊过这些之后,我就可以理解就是为什么您会把这个 Global Team 交给你了,就是相对来说你还是会有一些经验。对,这块的话因为我们之前稍微了解,就对于听众来说他可能不太清楚,这部分你可以稍微介绍一下。

琚致远:关于 Global 吗?

姜宁:对,Global Team,就是在 APISIX。

琚致远:是这样子的,因为 APISIX 是从,是 2019 年开源的,那在一直到 2019、2020、2021 年,这两年多时间里面主要在国内发展,国内的很多媒体啊,就科技媒体上面都会有 APISIX 的影子,包括我们现在用的很多服务,也都在 APISIX 之上。这个当然是很令人自豪的一件事情啊,那除了中国之外,我们作为一家商业公司,海外还有很大的市场嘛,所以我们希望能够让更多的海外客户也用 APISIX,但用 Apache APISIX,前提是他得知道这个东西。那这就是 Global 团队的第一个意义,要让更多的海外用户了解,知道、了解、使用 APISIX。那在 2021 年最后一个月的时候, 温铭 就联系,就告诉我说,让我花点时间去搭一个 Global 团队,做一个全球化的团队。我们就对齐了一下目标,那 Global 在 2020,2022 年主要就是让更多的人,其实主要是做布道和一些内容上面的事情。

琚致远:2022 年 1 月份的时候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做招聘,就是在不停地去和海外的,因为我们公司其实在国内还 OK,但是海外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嘛,所以我们得主动地去 LinkedIn,去 Twitter 上面去找。一月份,一月份差不多面了有,就是约了有一百多个会议,真的有一百多个 Meeting。那最后我们选择了几位布道师,还有技术编辑,然后大年初一的时候,我们这个团队就开始运作了。记得很清楚,大年初一,然后上午拜完年下午就开始跟他们开会,说是海外的海外的同事了。

姜宁:嗯对。我这边是可能稍微打断一下,我怕一会忘了,就是刚才其实我想问的是说魏明杰给你这个工作的时候,你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琚致远:当时的心情其实啊有点激动了,因为我自己在公司里面的 Title 就一直没有定过,就是哪里需要放哪里就好了。从最开始做外部工程师,当时加入公司的时候只有我们三个人是以外部工程师的身份加入进来。但其实我也知道了,作为一个 Startup 进去之后,其实会很舒服,因为你很自由,但是责任也很多,所以从来没有局限过只是外部工程师,做了很多的,反正就是哪里有需要就哪里做了。然后到 2021 年的时候,我们有十多位同事开始有一些国内的企业服务,那我就去做偏 Business 上面的事情。然后 2022 年开始做 Global 的时候,其实这里面自己心里面没有什么想法,就觉得那就对齐一下公司的目标,然后我们就制定了几个步骤策略,确定了一些 OKR 那我就先一个一个完成它就好了。然后真正的当 Global 团队转起来之后会发现,其实困难并不是要做哪些事情,而是跟这些海外同事的各种文化上,然后语言上面的沟通,对,这些是对我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但好在过了两个月这个问题变得没有那么明显,目前的话我觉得还 OK 啦。

姜宁:对,其实我也再反观一下就是我为什么你能这么快调整过来,但从你前面聊的那些内容的话,就我有个感觉,就觉得跟开源社区玩法其实是差不多的。因为我们在就是对于一个就从 0 到 1 的这种开源项目的时候,真的是什么活你都要干。比如特别对于这种啊就 Founder 级别的,创始人级别的这种,你既要懂运营,你又懂编码,然后你可能还得要去跟这个 VC 去谈定。就是很多很多的事情都要做,然后再反观过来的话,我们在 Community 这块的话,其实就是什么需要我们可能什么都要去做。那现在要成立 Global 的这个 Team 的话,那的确是一个很有挑战的一件事情,这跟国内的这个开发者或者是我们的布道师,这个文化这方面是有很大的不同。但你可以再想一想就是为什么能够能够比较快的适应,我觉得这后面可能还是跟我们这个开源项目这个协作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大家其实都是远程的,你如果是用传统的这种这个公司的管理方式的话,其实很难用好这些人的。但是如果我们在开源社区,其实你基本上就是把开源社区的那套玩法就是那个 Task 或者那些 Istio,就反正通过 Istio 来进行管理。然后的话呢就分配给大家,然后大家是各自为阵,然后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完,如果做不了的话,他其实也有一些求助的一些通道,那更主要的话还是自主地去主动地去承担一些责任,然后去主动去完成一些事情。那在这个层面上面可能就就能协同起来就会容易,然后你前面提到就是目标要明确,这个跟我们在那个他所学的 Committer 一样,就是大家都有一些共同的这个目标,我们就要把这个项目做好。那在这个目标下面,其实很多事情就出来了,就是我只要能对这个目标有帮助的,我们都可以去做,这个就不需要再去拿授权。然后我们如果是对于内容贡献者来说的话,其实也需要有一些协作,就是我们可能新做的一些 feature,这个可能要跟国内的这些开发者要做协同的一些事情。我觉得我们上次聊的时候,其实也提到了就是你的优势是什么,然后大家的优势又是什么?这块你也可以聊一聊。

琚致远:OK,首先 Global 在 2022 年我们花了一些时间对齐了一下目标,就 2022 年的一个大的目标对齐之后,就开始招聘了嘛,当时我就心里面觉得这个团队不管我是怎么想的,它一定是一个 Remote,对吧?大家都分布在全球各地。现在我们在法国、在爱沙尼亚,还有印度以及非洲那边都有同事,那作为一个 Remote 的团队,第一件事儿就是你要绝对的相信大家,这也对招聘的时候,为什么我面了有一百就是不能说面试了,因为他们对方也有很多很厉害的,但是可能不太合适。那这就是为什么一百多次的 Meet 里面只筛选出来了四五个人,是因为一定要找到比较匹配我们公司我们团队当前状态的候选人,那当确定好邀请他加入我们团队之后,我不会把他当做员工,而是进来的第一天我就跟大家讲,我说我们就是一个 Team,而且我自己其实没有不管增长在数据方面分析,数据分析,还是说在 market 上面,我都不是最有经验的,这受限于我的个人经历了。但是有一点我知道,我的职责就是要帮助你们更好的能实现目标,我来跟你们对齐目标之后,我来帮助你们对其目标,我来帮你们协调公司资源,这就是我一直说的 Support People。 然后你们作为这些事情,或者说作为我们这些任务的负责人,你们做好了,我服务好你们,你们做好了,那其实对于整个公司都是有利的,这是 Support People and Serve Team,就是你要先支持你的这些同事们,然后才能把团队转好。那他们加入之后,真的是我们每周只有一次 meet,跟国内很不一样,国内可能每天会有很多个 meet,但是我们每周只有一次。我们我们是每周三傍晚的时候会有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不管有多少内容,就一个小时结束。

琚致远:然后大家会很自觉的在周二会把自己每周的那个 Weekly Summary 发到我们的邮件列表,我在公司里面是 因为我们用的是 Google 嘛, Google 的邮件列表,然后我就第一个发起说哎我们其实可以把这个 Google Group 给用起来,所以我就建了公司的第一个邮件列表,就叫 Global Team,然后把公司里面大部分人都加了进去,因为 Global 它不是一个团队,它其实是公司里面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有了邮件列表之后,我们所有的讨论全部会放在邮件列表里面进行,真的是有时候我就在想,真的是跟 Apache 的这个邮件列表很像,所有事情都在上面营销,然后我们会把结论和会把讨论都放上去。虽然我们在用一些即时通讯工具,但最终会把信息沉淀到上面去,要不然发到邮件列表,要不然就是把一些事情,比如说 On Boarding 的流程,他可能要及时更新嘛,那我们就会 Document Anything。把所有的内容都记录下来。总之其实就是几句话,第一个就是要绝对的要相信大家。不是说绝对的相信,而是说我们相信我跟你对齐目标之后,你能够主动地来推动这个事情的进展,然后能够主动地来反馈问题。我们不怕说你搞不定,但是我们担心的是你有问题你不说。第二个就是保持透明,就是默认情况下,事情都是透明发生的。不管是有一些可能大家会觉得比如说关于财务上面的一些问题,或者是一些公司管理事项,一些公司的 founder 的决策,我们其实都会放到有点列表里面。对,就是保持透明。这样子大家能够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第三个就是要 default action。意思是说因为我们作为一个 Remote Team,而且还跨着时区,可能有时候他们需要得到一些审批,如果是国内的话,他得到一些审批,他要等前面有一些前置流程,但是 Global 里面不一样。一般默认 72 小时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剩了 72 小时了。就 72 小时如果没有。

姜宁:可能 Apache 学来的。

琚致远:对,如果没有别的那个说很明确地反对,那你发起的这个建议或者你发起的这个行动,你就可以默认去执行了。如果没有很明确地反对的话。当然如果这个事情做下去,结果发现给公司带来了损伤,没有关系,这是整个公司都要负的责任。因为这个消息已经全部全员广播到了你当时就是你当时没有及时,公司没有及时制止你,然后你做了发生问题,没有关系,不用怕,我们来复盘。对。其实有时候啊 founder 会跟我聊一些,比如说公司就是团队管理的事情啊,但嗯因为可能涉及到大家联系的不多,那么我就会在 founder 和这些同事们之间在他们之间去做一个平衡,也不是说事事都听 founder 或者事事都听。对对对。先就这几点吧。

姜宁:这我觉得你刚才提到那个 72 小时,这个 lazy consensus,这个其实就 Apache 的一个玩法,其实我觉得这样就是会让大家更主动地去思考,然后我能为公司做些什么事情,而不是等着别人去指挥。我觉得就是开源社区能够发展比较好的一个很重要一点,就是大家都会有一些很强的一些主动参与的这种意识,然后去不断地去主动去思考,然后我们去做对这些可媒体有意义的这个事情。然后现在反观过来的话,我觉得你们这个 Global Team 能够做得好的一个,现在可能三个月,我觉得可能再过半年之后,我们再聊一聊的话,可能会有更多的经验,但我能感觉到就基本上会把 Apache 的这里面的很多很多理念其实是自觉不自觉都已经用起来了。那我觉得因为从我自身的这个感觉的话,因为我在家也待了,我可能从 2008 年到 2015 年差不多 7 年时间这些都在家上班。然后我觉得很自在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说我们就依托于这种邮件列表这种异步的这种沟通方式,然后在我能够实时得到信息的同时,我还能有自己的就是比较专注的一个时间。然后能跟大家能有比一个比较好的一个互动。然后另外一块的话我觉得就是对大家的一个信任,实际是说是把大家当成年人。这个是在那个王飞的那个就《NO ROSE》那那本书,就是在 CEO 在写的那本书里面其实就其实会比较多,也讲的有透明,也讲到就是把大家自己会去决定你什么时候休假,而你修多长时间,其实他我觉得是把主动权交给大家了。如果是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话,其实是你是能够管好自己的。因为我们在 Remote 的时候实际上是 Manager,却没办法知道你什么时候真真正的在工作。

琚致远:所以这就是我说的你必须相信他们,因为你别无选择,大家都是 Remote,而且还要跨国家。你就算要你想去监控他到底在干嘛,这个没有意义的。

姜宁:对,这个管理成本其实是很高的,我觉得。如果是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话,他可能会选他自己更合适的这个时间,我记得之前我们聊的时候,其实你也会提到,就是如果如果你状态不好的话,你可能就不再工作了。

琚致远:对。

姜宁:但如果你状态好的话,你可能会工作很长时间。

琚致远:对,而且这种做法目前带来的好处还是比较明显的,跟国内的团队相比的话,还是很明显的,比如说通过邮件列表,Global 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公司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 温铭 他就可以看到知道说唉,你过去一周 Global 这边做了些什么。第二个,因为都是透明的了,那大家觉得哪些不对就可以直接指出来,但不太好的一点是说,希望公司里面每个人都更积极一些。不要因为它是英文的,然后你就不愿意去回复。然后第三个的话,是目前已经转了两个月嘛,转了两个月。接下来其实进入了新的一个状态,就是要明确好,就要再次的去明确里程碑了。针对于每个不同的项目,我们要明确一下,哪个时间节点该做到什么样的一个情况,这就是我现在正在考虑的事情。

姜宁:我觉得过几个月的时候,你可能会有更多的这个这个想法,然后我们之前说到聊到 Remote 嘛,就是我记得之前跟你聊的时候,就是你也可以说一下这个 Remote 的这个这个感受,其实我这边的感觉就是给了一定的这个自由度。但是这个自由度世界也可能也是有一些代价的,就你可能要有很强的一个资质的一个能力,然后另外一块的话呢,你也要知道就是就是我们在享受自由的时候,只要我们这个活还得要持续不断的去交付。就是你可以可以说一说,就是你在这边,你觉得对你来说益处最大的,就做 Remote 来说,就是这种自由带来好处是什么?

琚致远:这种自由带来的好处其实是你的时间是变得可控了,不再是因为每天,可能过去传统公司里面,周一到周五每天几点到几点,不受这种控制了,当然,这个要求什么呢?这个要求你跟你一块协作的同事们,他们能够尊重你的这种方式,就是他们不要,他们有什么事情可以去约你的日历,你通过把你的日历规划好,他们可以去约你的日历,而不是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这个可能怎么说呢?假如说我在外面休息,结果他一个电话打了过来,那他可能找不到我,然后我也可能会就是耽误他的事情,那我也可能会觉得明明我都去,我都在日历上规划好了,结果你还是要来打扰我,我会觉得不舒服,但目前没有遇到。第二个好处的话,就是说有时间去做一些思考了,但这个也是最近才感受比较明显。在此之前,因为很多人刚开始做 Remote 的话,都会陷入到工作的一个时间的漩涡里面去,拔不出来,只要手边有电脑,永远在工作。对,所以其实在过去,其实是从上大学开始,从上大学刚开始到到前段时间,我们每天跟电脑打交道的时间都在 13 个小时左右,大概 13 个小时左右,不管是周六还是周日,对,平均下来就 13 个小时左右。其实是比较长的,但是因为自己,因为可能现在面临的挑战更大了,你要想的事情更多了,你需要强迫自己离电脑远一点。因为这样子的话你你可以静下心去想一些事情,因为对于我来讲啊,我只要手粘到电脑上,我可能会去 GitHub 上一直刷刷刷,可能会看一看其他 product hunt 上面的东西,会在不停地去做一些零碎的事情,没有时间去思考整块的内容。那从上一周开始,我尝试着把电脑就放在办公室,因为我最近在深圳嘛,我只要在深圳我都会去办公室,不想搞特殊化。那之前我都会背着电脑过来,白天在那边做事情,然后晚上还要再做事情,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上周我就把电脑放到办公室,下班的时候我就带一个 kindle 我就回来,然后可以看看书,然后写写东西。

姜宁:我觉得很重要一点就及时要踩一下刹车,就我们不能一直就是在那埋着头,然后我看你那个就是这个清明节应该还出去玩了一下。

琚致远:对。

姜宁:对,这个其实是挺好的,就是我们其实还是要做一些平衡。因为我觉得在家上班的话会出现一个情况,就是就 always online,然后就会有不太好,反正我自己的一个经验是说我会我可以踩一下刹车,然后以前在家的话就是因为我特别喜欢看美剧嘛,可能就 10 点以后,这是我的美剧世界。反正稍微放松一下会比较好一些,否则的话你如果一直在线的话,这个身体可能也会吃不消的。

琚致远:是的,所以就是最近的一些状态,最近我不带电脑的一个状态跟之前相比真的是反差特别大,反差特别大。现在的话我又有时间去做一些运动,然后看看书什么的。而且不觉得,就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并不会影响到工作的内容。

姜宁:就效率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这个。

琚致远:因为对于自己,就是首先要明确好自己的职责,明确好自己职责了之后,你会发现你重要的事情就那么多,你要想办法解决最重要的事情,而不能不停地去做救火队员。

姜宁:嗯嗯,是。我觉得这块也是大家稍微做好一个平衡,然后这样的话呢在保证我们有足够的这个精力的同时,我们能比较快地去把一些重要问题去解决。我觉得我们今天不知不觉都聊了快一个小时,但效果还是挺好的,因为我们的听众可能也会有就是跟你一样的这种经历啊,就是可能还是在上学啊,或者是对开源会比较感兴趣。那对于开源的这种信任,不管是在校的同学,还是已经在职场工作一段时间的这个人,你对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

琚致远:其实是有的,而且这个建议可能啊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认真地去做一下思考。就是我的建议是,第一,一定要先明确自己想要做什么事情,就是不管你要参与开源,还是你要去找工作,还是你要去考研,一定要先明确好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但是很多人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只是因为别人告诉他要做,或者说他觉得很多人都在做,他也要跟着去做。这是第一点。然后第二点的话就是确定好之后,要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这个耐心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可能很多人朋友会讲,我已经毕业了或者我快要毕业了,我没有时间再去学一门技术,或者我要去提升一些什么样的水平,或者去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而是希望一个短、平、快的一个赶紧学好,然后赶紧找工作的一个状态,这个是我在过去两年多时间跟朋友聊的时候发现最多的一个情况,这也是为什么 郭奇 他自己坚持下来。除了说 Mentor,就是我在不停的鼓励他之外,其实当时我答应之后,我心里面也没底,我也不能保证他 6 个月之后一定能找到工作啊。对,但是我我有时候我也会安慰自己,我觉得想一想自己过去的一些经历,加上自己手里面的一些资源,那我就总结一下就是,知道自己想干什么,确定好之后要有耐心,真的要有耐心。这个耐心,对于 郭奇 来讲,那段时间那半年时间每个月我会借给他一笔钱嘛,那我家里面人会觉得,唉他会不会到时候还不了,或者说他没有找到的话,对他来说是不是不太好?那大家都是成年人,我觉得这个选择没有错。

姜宁:那我觉得其实开源就给了我们一个途径,就是让我们去自由的这个驰骋。但在这个驰骋过程中,其实我们也需要有比较明确的这个目标和持之以恒的这个耐心,然后这样在不断的这个学习成长、锻炼成长的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离我们这个目标越来越近。这个我觉得从这个 郭奇 的同学的这个经历来说的话,还是又一次证明了就是我们就是只要朝着这个方向来走的话还挺好的。而作为过来人的话,我也觉得就是开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学习成长的一个场所,然后有很多人会给我们提供一些无私的一些帮助,然后我们又能通过实际做项目来得到一些成长。然后最后其实你也可以做做广告,ABS 的这个 Web 这块,有没有一些 task 可以让大家学习学习的?

琚致远:嗯,怎么说呢?虽然说,其实我是到因为最开始我也不清楚网关到底是什么,我只听过这个词嘛。

姜宁:嗯。

琚致远:对,在 2019 年末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才了解到,噢原来因为看了院生的一些之前的布道视频之后,我才了解到它是做什么的。虽然它是一个偏服务端的一个项目,但是真的 APISIX,因为确实有很多像 郭奇 ,他是通过参与 APISIX 这个项目,就在了解了基本的 Web,Web 基础之后,就开始给他找 APISIX 上面的依据来做,那么他通过参与 APISIX 的数据,第一,学会了 Git,比如我们常用的一些方式啊都学会了。第二,天然的远程异步协作经验。对,因为那个时候 GitHub 中 Web 工程师很少,就没几个人,那我就会把我的任务分给他。对,然后我带着他成长,我也成长他也成长。第三他也通过这个参与这个开源社区,把自己的经历丰富了很多嘛。然后加入了一个起码在国就是最近几年国内的一个潮流,那找工作对于他来说更更务实一点,对于他来说更务实一点,就是找到了一份我觉得相当不错的工作了。同时他现在也在带着其他人,就是他的几个徒弟也在 APISIX 上做,我都不知道,这个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因为我们有一些朋友问我说有一个 GetHub ID 为什么跟你一个姓,是不是你的马甲账号?我一看唉,这不是 郭奇 的徒弟吗?那更多具体的话,我觉得可以通过我们的公众号,还是通过其他途径嘛,都可以联系到我们,可以做更多的沟通,对。

姜宁:嗯嗯,就是如果大家对这方面就感兴趣,想练一练这这个 Web 方面的这个技能,想想拜师傅的话,可以去 Apache APISIX 找找我们的有名的琚致远,然后我相信他会给大家很多很多这个帮助的,有没有什么想想总结的?

琚致远: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然后耐心一些,真的是耐心一些,如果你没有耐心的时候就来找我。

姜宁:你会给大家鸡汤,是吗?我觉得还是鼓励其实挺重要,我们 Mentor 其实并不能帮他解决所有的事情,其实更多的时候是让他有一些独立一点思考,然后养成好的习惯,然后必要时候给予一些帮助,其实你不能替代他去做太多的这个决定,但是必要的时候的这种鼓励还是很重要的,说不定咬咬牙就过去了,然后就成长起来了,嗯好,,我们今天非常非常高兴能跟这个琚致远去聊这么多,不管是开源社区建设的一些具体的一些心得,就是我们怎么去发展用户,然后我们怎么去成长,他其实也分享了很多自己一些成长的一些经历,然后我也看到了好的这个 Mentor 需要具备什么样的这个特质,然后我们也希望就是有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到开源,然后把这个你帮我,我帮你的这种传宗接代的这个工作持续下去,这样我们有更多人参与到开源之后,其实大家会有更多更多的这个收获,不但能结交到更好的一些一生的好朋友,然后也能把我们的这个项目其实做得更好。好,那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此结束了,拜拜。